位置:北汪信息门户网>汽车>正文

北大原校长丁石孙逝世!季羡林说他是北大历史上最值得记住的校长

2019-11-12 18:37:00 | 来源:北汪信息门户网 | 热度:2749 | 评论:0

据10月12日晚播出的新闻报道,著名数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民主同盟杰出领导人、第九届和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民主同盟第七、第八、第九届中央委员会主席、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名誉主席、欧美同学会前主席、北京大学前校长、中国共产党杰出党员丁孙氏同志于2019年10月12日14时35分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

十多年前,他在接受中央电视台《每个人》采访时说...

在北京大学100多年的历史中,第26任校长丁孙氏不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人物。甚至在北京大学的档案里,我们也只找到了几张照片。但北京大学著名学者季羡林曾在百年庆典上在报纸上表达过这样的感受。他说,在北京大学的历史上,有两位校长值得纪念,一位是被称为“北京大学之父”的蔡元培,另一位是丁孙氏。

[采访]

丁孙氏: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冀先生非常了解我,我也非常尊敬他,但是他没有告诉我。在庆祝校庆的时候,它被刊登在报纸上,然后其他人给我看了。我说,唉,太高了。我说我在北京大学没做太多。主持人:我曾经看到一个评论,那就是季羡林先生对北京大学校长的评论。他曾经说过,北京大学历史上有两位非常成功的校长。一个是蔡元培先生,另一个是丁老先生。你对他的评论有什么反应?

主持人:你觉得你当校长怎么样?

丁孙氏:我想我以前已经评估过了。我说最自豪的事情是我当校长有多少年了。学校里没有人认为我是校长。

主持人:没人认为你是校长?

丁孙氏:没人认为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这是我的伟大成就。

[评论]

丁孙氏今年80岁,从1984年到1989年担任北京大学校长五年。1996年,他又担任NLD中央委员会主席六年。目前,他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席。回顾过去,丁老说,在讲坛上和政治上,他最不能忘记的是当北京大学校长的过去。

[采访]

丁孙氏:我经常在校园里骑自行车。任何人都可以把我从自行车上拉下来,向我抱怨,批评我。

主持人:批评,对学校的批评?

丁孙氏:我听所有的学校作业,这意味着没有人害怕我。

主持人:没有人害怕你,你为什么会成功?

丁孙氏:我说过让自己处于正确的位置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评论]

北京大学是中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黄昏的无名湖让人们想起了数百年来这个湖给中国文化和教育带来的营养。百岁的颜元就像一个舞台,精彩的节目总是在这里上演。1984年以前,丁孙氏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站在这个舞台的中心。

1983年,丁孙氏是哈佛大学的访问学者。去美国之前,他特别辞去了北京大学数学系系主任的行政职务,他只想学习。但是就在他回家的一个月前,一个约会让这位57岁的数学教授修改了他的生活坐标。

[采访]

主持人:你只是想当一名学者,突然又被要求当校长,你不得不回到干部和行政管理的道路上来。那时,你没有犹豫吗?

丁孙氏:那时,我觉得我对北京大学有着深厚的感情。粉碎“四人帮”后,我对北京大学的工作不太满意,所以我想让我这样做对北京大学可能会有一些好处。

主持人:那么你有没有考虑到你面临的挑战,或者你会成功?

丁孙氏:我记得对我在美国的朋友说过这句话。我说过我回去后会战斗的。

主持人:打架?

丁孙氏:我说过我不仅是一名普通战士,我说过我必须在前面、后面、左边、右边、上面和下面战斗。这是我对困难的估计。

主持人:上下,左右?

丁孙氏:是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

[评论]

1984年3月,丁孙氏来到北京大学的第32年,他从一个原本低调的学者晋升为备受关注的校长。在许多人眼里,丁孙氏是校长的合适人选。他熟悉北京大学发展中的各种不利因素,当他是数学系的系主任时,他管理着北京大学第一系,聚集了中国顶尖数学家,使之成为学校里最好的。其中,他的宽容和能力正是北京大学新时期所需要的。

这位低调的学者在担任校长的第一天就发表了这样的声明。

[采访]

丁孙氏:我刚刚说,别指望我会生三场火。我认为中国的问题不能通过三场大火来解决。我说我只希望我现在的校长能让下一任校长不那么难相处。我觉得我做的很具体,我没有太多,怎么说呢,我没有太多的理想。

主持人:你没有太多理想吗?

丁孙氏: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事情设定目标。我说我只是希望我能每天把我当前的事情做好。所以我有时开玩笑说我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回想起来,也许这是我生活中的一大优势。

主持人:你认为这已经成为你的优势之一了吗?

丁孙氏:但是我尽我所能做好每件事。

主持人:或者你避免了一种过于雄心勃勃,你会坚定地做每一件事。

丁孙氏:是的。

主持人:事实上,我可以看到当你做你的工作时,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谨慎和渐进的改革。

丁孙氏:当然,我很少偶尔犯这样的错误,并且决定做得太快。

主持人: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错误吗?

丁孙氏:那太深了。因为我当了几天校长,我发现北京大学有两所附属中学。一所是第一附属高中,另一所是第二附属高中。第一所附属高中是北京的焦点,第二所附属高中是前校长,这实在无法抗拒老师的压力,因为焦点不可能是普通学生,很多孩子也进不了附属高中。很快有人告诉我,这两所附属高中很浪费,应该合并。那时,我仍然相对简单地思考这个问题。我举办了一两个论坛,决定合并。这时,我遭到了强烈的反对。当时,一中的老师们坚决抵制,因为他们是重点高中。他说我怎么能和这些人在一起?当时,教育部长又打电话来说,我怎样才能把北京的重点和普通高中结合起来?这是我击中的一颗大钉子。

主持人:我该怎么办,必须把它拿回来吗?

丁孙氏:拿回去。

主持人:这是办公室里的第一颗大钉子。

丁孙氏:大钉子。

主持人: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你认为北京大学的校长不是一个好校长吗?

丁孙氏:我觉得我还是太鲁莽了。

中国教育的光明微观教育解读

来源:中央电视台《每个人》和《新闻广播》

总体规划:金昊天

生产:江钱佳

幸运农场下载 快乐十分下注 时时乐走势图

 我要评论: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北汪信息门户网,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9 北汪信息门户网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