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北汪信息门户网>文化>正文

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含金量很低”的残雪,今晚会赢吗?

2019-11-07 07:20:23 | 来源:北汪信息门户网 | 热度:2708 | 评论:0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开幕季节”仍在继续。瑞典时间10月10日下午——也就是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因丑闻缺席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被宣布“回归”,瑞典文学院将宣布2018年和2019年文学奖得主。此前,中国女作家残雪曾在nicerodds出版的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名单中名列第三,这引起了许多读者的兴趣。残雪是谁?为什么你以前没听说过她的名字?

残雪,真名邓晓华,1953年出生于长沙。残雪第一次出版她的小说是在1985年1月。到目前为止,她已经写了600万字,被美国和日本文坛视为20世纪中叶以来中国文学中最具创造力的作家之一。他的代表作有《山上的小屋》、《黄泥街》、《老浮云》、《五香街》和《最后的情人》。残雪是中国女性作家之一,其作品在国外被翻译出版最多。她的小说已经成为美国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以及日本东京中央大学和国立大学的文学教材。她的作品在美国、日本等国家多次入选世界优秀小说选集。

《赤脚医生》被认为是2019年诺贝尔奖最受欢迎的获得者,是残雪的小说,讲述了赤脚医生在山村成长的故事。残雪花了大量篇幅解释“赤脚医生”的原因,给这个名字一个象征性的、有点神秘的含义。事实上,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理想主义原因,但是通灵者可以凭直觉感知。

有趣的是,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残雪还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只是一个基于流行作品的文学奖,含金量非常低。”关于他的写作,残雪说:“我把我的写作称为纯粹的文学。这是我的领域,也是我内心精神形成的方式。”残雪认为,一个纯粹的文学作家要取得真正的突破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他作品的精神深度。在纯文学创作领域,更深、更广、更自由。

现在,就在今晚诺贝尔奖结果公布之前,让我们来读一段赤脚医生的片段。

作为一个年轻的女人,二嫂勇敢而多才多艺,在一个大村庄云村受到尊敬。她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这个头衔是镇政府给她的。当时,村子里缺少医生和药品,交通堵塞。村子里的人生病时经常被留下等死。在县城接受了六个月的训练后,年轻的二嫂回到村子里,正式去看医生,给一个女人接生。虽然赤脚医生每月只挣20元,这大约相当于在家务农的收入,但易骚对这份工作非常着迷。经常到忘记吃饭睡觉的地步。

她是初中毕业生。初中毕业生和农村的大学生差不多。因此,二嫂从县城训练回来后,坚持每天自学中西医知识——汤头歌、女性生殖器官解剖、各种胎位治疗、各种中草药表演、针灸拔罐等。在村民眼里,二嫂生来就是医生。他们没有理由这样说。如果外人问起,他们会回答:“她让病人放心。看看她的手。”

事实上,那是普通农民妇女的手。他们的关节有点突出和有力。也许村民们的信心建立在他们双手的力量上?不一定,农村到处都有强势的农妇。云村的村民含糊不清,很难猜出他们的意思,但二嫂确实治愈了村里的许多人,并成功地生下了一些女人。万一难产,她敦促产妇去县医院。咬牙送产妇去县医院的家庭往往被毁了,所以一般村民不会去县医院。在这种情况下,产妇和她的家人都绝望了。十亿嫂只能绞尽脑汁在期待奇迹的同时减轻产妇的痛苦。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几次了,每次失败都是对二嫂意志的考验,就像他死了又复活了一样。只有一次例外,发生在一个叫“爱坡”的小女人身上。整个晚上,二嫂用“热敷”法和针灸疗法满头大汗,生下一个男孩。分娩后,二嫂的脚很虚弱,快要晕倒了。她睡了三天三夜。她成功了。

二嫂和沂沭的泥屋与那些村舍有一点距离。他们以山为后盾。房子前面已经开放了大型药草园。花园里有许多种药草,它们长得很好。它们是二嫂努力学习医学的标志。二嫂不仅种植中草药,还制作药物。她家后面的大房间里放满了她亲手煮的中草药和汤剂。除了照顾病人,她做这些事是出于兴趣。

从一开始,她就想知道中草药进入人体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她经常在不知不觉中想到这种问题,有时半夜会被某种不好的感觉惊醒,于是起来,穿着衣服查看信息。当她在药草园忙碌时,她经常觉得药草就像她的兄弟姐妹一样。她喂养它们,并把它们送到人体内,希望它们成为最好的朋友。最近的数据显示板蓝根在消除炎症的同时对人体肾脏有很大的损伤。二嫂感到难过,因为她喜欢板蓝根的治疗效果。

因为整天都在想这个问题,二嫂在梦里成了板蓝根。她在香草园的风中飘动,坚信自己是人体的好朋友,不仅清除了病毒,还增强了身体的抵抗力。除了板蓝根,矮茶也叫她的心。矮茶消炎速度快,在土壤中生长时,其简单的外形也非常漂亮。她被它鲜红的珠状果实深深打动了,有时她不忍去摘。

花园里的一些药草是她从山上采摘的。收集的草药很难种植。例如,大面积的野生麦冬在第一年只存活了四分之一,直到第二年它才开始稳固它的根毛袋。然而,野生麦冬的效果比国产麦冬好得多。也许他们是人类的天然朋友。十亿嫂子在欢乐中回响。

"嘿,房间里有人要来看医生!"易叔叔在门口叫她。

来人是一名会计的儿子,一名面色蜡黄的18岁年轻人。他表情冷漠,两只耳朵薄如透明角质。

“怎么了?”亿嫂严肃地问他。

“这没什么错,只是生活很无聊。”他低声说道。

“那就别过来。我只能治愈一些疾病,不能治愈生命。”

男孩哀怨地看着二嫂,二嫂心软了。

“走,去花园给草药施肥。灰色的句子,你等一下,你父亲同意你来这里?”

“我父亲控制不了我。我想他同意。”让我们谈谈吧。

二嫂脸上露出了笑容。20年后,她看到了灰色的句子。如果她自己的儿子山宝还活着,会是这样吗?山宝很可怜。他只活了两年多。他的病一点一点地把他从嫂子身边带走了。这个过程很长。山宝因病去世后,二嫂不再怀孕。

二嫂一边做饭一边听花园里灰色句子的移动,不时走到窗前往外看。这个灰色的句子在药草丛中非常努力。太阳照在他的脸上,他出汗的脸显得通红,他的五官似乎散开了。二嫂心想,但经过仔细考虑,他还是来找她了。在未来的几年里,他将填补山宝留下的空白。二嫂觉得有点想哭,但更激动了。突然,一个助手和一个继任者来了...他是如何被吸引的?对她嫂子来说,今天应该是个节日。

作者:残雪

编辑:钟伟

这幅画来自湖南文艺出版社。

网络电玩城游戏平台

 我要评论: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北汪信息门户网,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9 北汪信息门户网保留所有权利